<listing id="fs3b2"></listing>
  1. 你好,歡迎來到博今文化,中國最權威的職稱論文投稿平臺!

    歷史學 秦始皇“焚書坑儒”的緣由

    博今文化 / 2020-09-04
      在中國歷史上,秦始皇“焚書坑儒”是關乎政治、文化、學術的公案由漢至今兩千余年,對此評說不絕于史,眾口一詞有秉承儒學傳統口誅筆伐者,以為這是秦始皇個人暴政的表現,是秦始皇個人的偶爾激動行為,簡直也是教科書的一向定論也有對此存疑以為是夸張其事者為此筆者查閱大量材料及許多學者的有關評論,整理出淺要觀念。
      
      一、史學界對“焚書坑儒”的評價。
      
      自秦末漢初,約兩千年來,“焚書坑儒”成為學術界和民間普遍用詞:漢語大詞典》對其解釋為秦始皇燃燒典籍、坑殺儒生之事,亦作“蟠書坑儒”史學大家剪伯贊先生的:秦漢史》專著作這樣的評論:“焚書坑儒,在客觀上是對文化之普通的消滅”,把之史記》所記載對四百六十余“諸生”的殘暴坑殺,稱之為“坑儒之慘劇”郭沫若先生在:十批判書》里曾說過:“近人有替始皇辯護的,謂被坑者不是儒生而是方士,我本人在前也曾這樣說過,但這是不正確的,沒有把本紀的原文細讀分明”當今學者郭志坤在援用郭先生這句話時明白表態:“秦始皇坑殺的儒生就是不折不扣的孔子之徒”不斷到最近張豈之先生主編的:中國歷史·秦漢魏晉南北朝卷》,其作為“面向21世紀”高校課程教材讀本也仍然鮮明的寫著:“秦始皇焚書坑儒等極端的措施是對文化的摧殘,同時也激起士大夫們對秦政普遍的抵觸和對抗”.
      
      以上引自各家說法,闡明“焚書坑儒”不斷為史學界所沿用,大家分歧評判這是秦始皇的一大暴政,嚴重摧殘了中國傳統經典文化,是對儒家文化的一大虐待,惹起當時士人的對抗。
      
      二、秦始皇統一之初的文化政策。
      
      秦始皇在他統一之后并沒有立刻采取焚書坑儒的方法來處置思想文化范疇的問題的,而是奉行兼納各家思想相對寬松的文化政策看待儒生也是予以重擔其表現如下:
      
      第一,在中央設置博士一職。
      
      博士是中國古代官職的稱號,來源于戰國:史記·循吏列傳》:“公儀休,魯博士也,以高第為魯相”闡明當時,魯國已有博士一職,由于當時秦國實行“置主法之吏,以為天下師”的制度,所以不斷沒有設置博士秦始皇統一全國以后,狀況有所改動據史籍記載,“始皇即帝位三年,東巡郡縣,……于是征從齊、魯之儒生博士七十人,至乎泰山下”依據:史記·秦始皇本紀》三十四公元前213洋“始皇置酒咸陽宮,博士七十人前為壽”和三十五公元前212)年侯生、盧生相與謀曰“博士七十人,特備員弗用”等記載看來,秦博士的員額為70人“征從齊魯之儒生博士七十人”,就是征召從齊魯延攬的儒生博士70人可見,秦的博士皆由齊魯的儒生擔任。
      
      第二,博士關于增強文化教育有很大好處。
      
      為了穩固國度的統一,秦始皇(三十五用曾談到:“吾前收天下書不中用者盡去之,悉召文學方術士甚眾,欲以興安定”可見,當是秦始皇招徠大批儒生,欲以“興安定”,穩固全國的統治從中央官吏職能看,博士是文化與禮儀之官:漢書·百官公卿表》:“博士,秦官,掌通古今秩六百石,員多至數十人”且各書大多數稱秦置博士七十人,在秦開國時,中央官吏還不多的狀況看來,這應該是一支效勞于秦宮廷的強大的文化權力,也是一股不容小覷的行動力氣。
      
      第三,吸收博士儒生參與政事。
      
      在秦始皇統一之前,就存在著議政事制度參與議政事的主要是宗族、大臣和客卿秦統一六國以后,則立刻效法六國吸收儒生及博士參與議政事據: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載,秦始皇初并天下,博士曾參與議帝號“始皇即帝位三年,東巡郡縣,征從齊魯儒生博士70人,至泰山下議封禪之禮”另據西漢劉向之說《苑·至公》記載,秦始皇統一天下后,曾召群臣“議禪繼”、“博士七十人未對”可見,秦一代博士曾經參與政事的討論,進步了儒學在國度政治生活中的位置。
      
      第四、推崇禮儀。
      
      禮儀,是西周維護統治次序所制定的禮樂制度之一,禮制關于維護統治次序有很大作用秦統一之初,為了減少關中與關東六國的文化差別,有認識的興儒學,制禮儀秦始皇東游,至名山,都曾與魯諸生商議刻石、封禪、祭山川之事,《史記·封禪書》記載,秦始皇二十八年封泰山時,曾召魯諸儒生議封禪之禮固然在這次議禮時,“始皇聞此議各乖異,難施用,由此默儒生”,但是經過這次議禮,還是能夠看出,秦始皇希望經過定禮儀來興安定。
      
      由上可知,秦始皇在統一全國之初,在全國范圍內對諸家文化,特別是儒家文化采取比擬寬松的文化政策,并試圖以儒學安定和統一人們的思想。
      
      秦統一六國,在政治、經濟、軍事范疇采取的是一向以穩固大一統中央集權的法家思想為主,但是在文化統一政策上卻有著細密的考慮秦國地處關中,持久以來與戎、狄打交道,文化內涵及文化心理與有“禮義之鄉”、全國重要的文化與學術中心的齊魯之地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語的秦以“虎狼之師”,橫掃六國,但是文化傳承及法家文化取向,被六國比于戎狄野蠻之國,為諸夏文化所不齒,這不利于對全國的政治文化降服因而,從秦統一之初的文化政策來看,秦始皇有意吸收六國故地諸子思想為穩固統治所用,所以制博士,秦初的文化政策對諸子思想是一種默許的態度,并不排擠不只如此,秦始皇有認識的對諸家文化加以吸收引導,使其為本人的統治所效勞,并不是一開端就對儒生加以打擊報仇,之后呈現的“焚書坑儒”事情,也是由多種要素形成的,并不是秦始皇個人意志的表現。
      
      三、“焚書坑儒”原由探求。
      
      所謂“焚書”,發作在秦始皇三十四年,是由于郡縣制和分封制的斗爭所惹起的秦始皇二十六公元前221)年,巫相王縮等以為J“諸侯初破,燕、齊、荊地遠,不為置王,無以填之”,倡議秦始皇“立諸子”,遭到李斯反對秦始皇也以為,“天下共苦戰役不休,以有侯王賴宗廟,天下初定,又復立國,是樹兵”,因此支持李斯的意見,廢分封,置天下為三十六郡至秦始皇三十四年,“始皇置酒咸陽宮,博士七十人前為壽仆射周青臣進頌,……始皇悅”博士淳于越當即呵斥周青臣贊頌秦始皇的行為淳于越以為,“事不師古而能持久者,非所聞也”,也倡議“封子弟功臣”,恢復分封制李斯否認了淳于越的意見,并以為淳于越是“學古非當世,惑亂黔首”,從而提出了“焚書”的倡議,秦始皇予以批準于是就發作了焚書事情至于坑儒,發作在秦始皇三十五年坑儒的導前線是侯生、盧生的外逃與對秦始皇的“誹謗”侯生、盧生是為秦始皇求仙問藥的方術之士,秦始皇統一全國之后,關于尋求長生不老之術甚為熱衷,他令徐市求藥“費以萬計”,曾令他帶數千童男童女海外尋藥,“盧生等吾尊賜之甚厚”,從中可見一斑但是他們多次蒙騙秦始皇,以為秦始皇“剛。}n自用”、“樂以刑殺為威”,從而逃竄,始皇聞之大怒于是“使御史悉案問諸生,諸生傳相告引,乃自除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皆坑之咸陽,使天下知之,以懲后”三十四年焚書,三十五年坑孺,總謂之曰“焚書坑孺”.
      
      由此能夠看出,以淳于越為代表的一大批儒生,他們保存著先秦“正直”、“無我”的質量,追求天下為公的大同社會,應用古典文獻,引經據典,運用所學去評判當今政治得失,悍然反對封建專制主義制度,主張恢復封建領主制,這與秦始皇政治統治政策相悖,故為其所不容至于“坑儒”,其理由是儒生以古諷今,誹謗朝廷,惑亂黔首。
      
      從焚書坑儒整個事情發作的過程來看,焚書坑儒是在秦始皇采取一系列有利于儒學開展的措施之后,由于局部儒生與秦始皇的政治矛盾所引發的惡性事情并不是一開端就反對諸家文化而實行文化專制政策,而且焚書是焚不利于封建專制主義統治之書,而不是一切書籍,目的是為了避免民間借古否今,“以愚黔首”,從而穩固專制主義封建政權所謂“坑儒”,也只是坑“誹謗”秦始皇的不法儒生,固然手腕過于極端殘忍,但是只是針對那些非法儒生,并沒有指向全部儒者,這是很分明的。
      
      四、結語。
      
      秦始皇用焚書坑儒的粗暴方式看待文化思想問題,這是應該遭到嚴重譴責的,但是這并不是秦始皇個人的激動行為,他完畢了春秋戰國以來幾百年的封建貴族割據的場面,意欲樹立一個專制主義封建王朝,最初實行文化懷溫和文化交融的政策,想以此補償東西文化差別,穩固統治,但是舊封建貴族認識形態的文化思想,沒有隨著舊貴族的淪亡而消逝,因而在認識形態范疇內的一場階級斗爭不可防止焚書坑儒是這場斗爭最劇烈的表現這場斗爭使我國古文獻遭到極大損失,這是值得可惜的。
      
      就儒生而言,沒有根據時期開展請求把儒家思想與秦帝國的統治需求分離起來,停止恰當改造,只是拘泥于引經頌典、故步自封,而且經過戰國紛爭,儒家學說構成多派,自立門戶,自有一套理論依托,凡遇秦始皇訊問儒者,各持己見,爭論不休,使秦始皇感到諸儒無益于事最主要的是,秦始皇想應用儒術神化皇權,以愚黔首,使本人的統治傳播萬世的目的沒有到達,為了減少政治障礙,從而實行文化高壓政策因而“焚書坑儒”的緣由是多方面的,應該綜合全面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