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fs3b2"></listing>
  1. 你好,歡迎來到博今文化,中國最權威的職稱論文投稿平臺!

    法律學 非司法線上糾葛處理機制的適用問題與對策

    博今文化 / 2020-09-22

            摘    要: 互聯網經濟糾葛的急速增長,迫切需求我國增強完善線上糾葛處理機制(ODR)以處理網絡空間中的權益抵觸問題。非司法ODR既傳承了我國儒家傳統的無訟解紛思想,又融會了前沿范疇的互聯網信息技術,充沛將傳統與現代相分離并創新智造出具有“線上糾葛線上處理”屬性的訴源管理新形式。以閑魚小法庭為例,基于個人、組織、社會三維效益論視角剖析發現:非司法ODR經過交融非訴解紛理念可以完成方式多元、信息互通、對立性弱的私力救濟;非司法ODR經過倡導訴前分流機制能夠完成緩解訴訟壓力、降低訴訟延遲、優化司法資源配置;非司法ODR經過發揮定分止爭作用真正完成了社會整體的非訴福祉建立。為了加快推進具有民間性、自治性、高效性的非司法ODR成為化解涉網糾葛的第一道防線,倡議經過國度立法確認其合理位置,樹立與司法ODR的銜接機制,標準解紛人員的職業操守,健全對網民數據的隱私維護機制,樹立非司法ODR的司法確認制度。

      關鍵詞: 線上糾葛處理機制(ODR); 非司法ODR; 互聯網管理; 平臺自治; 互聯網民主; 閑魚小法庭;

      隨著互聯網應用技術的創新開展與普遍應用,我國電子商務買賣糾葛逐步趨于常態化與多樣化開展,如何精準、高效且稱心地化解涉網糾葛現已成為互聯網管理中的民生熱點難題。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數據顯現,我國網民范圍已到達8.54億人,商務買賣類網購用戶人數高達6.39億人,占網民整體范圍的74.8%(1)。龐大的用戶基數和頻發的涉網糾葛正對我國互聯網環境中的法治化建立和精準化管理提出史無前例的理想應戰,也為我國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的創新理論提供了難得的開展機遇。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信息化為中華民族帶來了家常便飯的機遇(2),要增強互聯網內容建立,樹立網絡綜合管理體系,營造明朗的網絡空間(3)。借此,為了加快完成我國網絡空間中“線上糾葛線上處理”的美妙管理愿景,亟須進一步增強我國線上糾葛處理機制(online dispute resolution,ODR)的理論創新與理論導向,使其成為“通向數字正義”(access to digital justice)的全新途徑。

      一、我國司法ODR與非司法ODR的興起與適用

      (一)ODR的概念及開展格局

      線上糾葛處理機制(ODR)自20世紀90年代問世至今,在國際ODR話語體系中不斷存在狹義概念與廣義概念的不同窗說。ODR的狹義概念學說是遵照ODR歷史開展脈絡而構成的傳統概念論,即ODR是從替代性糾葛處理機制ADR(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演化而來的,是ADR依托互聯網信息技術后構成的新型解紛機制。ODR經過為糾葛當事人提供ADR的線上化解紛效勞,以在線協商、在線調解、在線仲裁等私力救濟的方式完成定分止爭的無訟理念。狹義概念學說的ODR系以處理網絡域名糾葛、電子商務糾葛、線下權益抵觸為主要目的的緩和型解紛機制。ODR需求依托網絡技術作為“第四方”(the fourth party)技術支持,從而有效完成中立第三方平臺對用戶間矛盾糾葛的線上化解。但是,ODR的廣義概念學說是承載ODR創新開展形式而構成的現代概念論,即ODR是指依托互聯網信息技術停止全部程序或主要程序來完成權益救濟爭議處理方式的統稱。當司法系統內部不存在互聯網信息技術輔佐辦案或審理案件時,ODR應當遵照傳統概念論;但當前世界范圍內曾經有效完成了司法系統內部應用互聯網信息技術輔佐司法辦案和全程線上審理案件的技術程度,如我國的“聰慧法院”“云法庭”“互聯網法院”等,ODR的概念更應當遵照其廣義的現代概念論。ODR是互聯網時期下的新興解紛機制,ODR需求時辰與互聯網應用技術的創新開展堅持格局統一,并不時發揮互聯網應用技術對我國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的技術支撐和解紛效果,才干逐漸將ODR建成范圍廣、渠道多、效益高的綜合型管理體系。本文采用ODR的廣義概念學說觀念,并依據司法系統內部與外部構造上的解紛差別形式,將ODR劃分為司法系統內部具有輔助審訊功用和司法審訊形式的司法ODR,以及司法系統外部具有ADR特性和民間解紛形式的非司法ODR兩局部。一直堅持以我國社會經濟開展形式下的矛盾糾葛特性和化解糾葛需求為問題導向,不時探究ODR在我國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中的工具性價值和合理性位置。

      自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網上爭議處理中心(www.odr.org.cn)于2005年注冊上線后,ODR在我國不斷扮演著默默無聞的解紛機制。直到近些年,因互聯網經濟形態的繁榮開展、新型涉網糾葛的頻頻迸發、網絡空間管理的規制缺乏等理想要素,才使得ODR在新時期社會管理格局中被賦予了更激烈的任務感和義務感(4)。目前,我國曾經構成由國度主導推行的司法ODR與民間自發建成的非司法ODR的雙軌制ODR開展格局,構成了司法系統內部與司法系統外部互聯互通、互動互補的ODR管理體系。司法ODR與非司法ODR的協同開展有效實行了我國創新社會管理方式的“四個管理”準繩,即堅持系統管理、堅持依法管理、堅持綜合管理和堅持源頭管理,充沛發揮了ODR在我國管理體系和管理格局現代化中的高效解紛作用,增強完善了我國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在橫向管理范疇與縱向解紛質效中的創新理論舉措,進一步促成了ODR在化解權益抵觸和維護合法權益中的數字管理形式。

      (二)我國司法ODR的創新與應戰

      我國司法審訊形式創新融會“互聯網+”思想,于2017年開辟性地樹立了我國第一家集中審理涉網糾葛的杭州互聯網法院。截至2019年8月,杭州互聯網法院在成立兩年間共受理互聯網糾葛案件2.6萬余件,審結近2萬件,相較于傳統的訴訟程序,其開庭均勻時間和審理期限分別節約了65%和25%,服判息訴率達97.27%,當事人自動實行率達97.44%。與成立首年12 103件的接案量相比呈增長趨向,這也闡明司法ODR的高效審訊形式正在被廣闊網民積極采用。但是,杭州互聯網法院固然僅成立兩年,但時辰都在面臨著互聯網“訴訟爆炸”的理想壓力。杭州互聯網法院副院長王江橋表示稱,“我院如今只要30個員額法官,但是人均年辦案量約為900件,普通的基層法院法官的人均年辦案量多在200~300件”(5)??梢?,冗雜的涉網訴訟量正在嚴峻地考驗著我國互聯網法院的執行力和公信力,也標明我國傳統的“訴訟社會”正在加快步入信息化線上化“訴訟社會”的轉型晉級軌道。換言之,社會與經濟的良性開展促使越來越多的公民在個人權益遭到不法損害時更愿意訴諸司法程序,我國追求“無訟”價值理念的傳統解紛思想也在隨著社會進步而發作變化。但是,想要短時間內在全國各地大范圍地開設互聯網法院來推行實行司法信息化、智能化、線上化開展是難以完成的。況且,我國當前的涉網糾葛正呈現出類型多元化與案件差別化的開展態勢。假使讓司法ODR對一切涉網糾葛案件逐一停止嚴厲程序化的司法審訊流程,或將嚴重損耗有限且珍貴的司法資源,致使情節簡單的個案濫用訴權、情節復雜的案件因無法得到合理的司法資源配置而間接招致訴訟延遲、司法公信力降落等消極境況發作。

      (三)我國非司法ODR的探究與適用

      為了更好地維護我國司法ODR在開展初期的良性運轉效果和司法公信力建立,僅依托互聯網法院嚴厲管控司法資源配置是完整不夠的。因而,我國應該積極發揮獨具東方特征的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的解紛格局優勢,增強引導并鼓舞倡導在涉網糾葛進入到訴訟程序之前優先運用民間的、非官方的、非司法(或非訴訟)的ODR機制化解糾葛。經過強化非司法ODR對完成訴前分流、預防訴累、優化司法資源配置的積極作用,讓司法真正成為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防線,而非化解矛盾糾葛的第一道防線。

      我國無訟文化對非司法ODR提供思想根底。我國自古代堯舜時期開端,非訴訟的調解機制就已成為追求部落穩定與調和的有效工具,不只百姓對其承受度高且解紛的適用性更強、傷害性更弱?!吨芏Y·地官》中記載了西周時期賦予官員“調人”,發揮其“掌司萬民之難而和諧之”的非司法解紛作用。“調人”的司職設立既是對我國傳統非訴思想“無訟”的歷史呈現,也是對發揚我國非訴文化的正向持續。隨著儒家“禮之用和為貴”和道家“致和之道”傳統文化思想的普遍傳播和深遠影響,才使得調和文化對中華民族源遠流長的非訴解紛思想奠定了堅實的根底,使禮治中修身與克己思想成為現代人對民族傳統肉體的服膺,更讓“士紳調解”文化經得住歷史的考驗持續至今。因而,有理由置信,我國源遠流長的非訴歷史文化與21世紀互聯網信息技術融會而成的非司法ODR定會在當今社會的法治現代化進程中發揮更具效果的管理作用,發明出更高價值的非訴效益,彰顯出更具特征的“中國之治”。

      閑魚小法庭為非司法ODR提供理論效果。閑魚小法庭是阿里巴巴集團旗下閑置物品買賣平臺———“閑魚”(6)自主推出的平臺自治型非司法ODR。在我國民間自發建成的非司法ODR中,閑魚小法庭充沛發揮“互聯網民主”解紛特征,以設立“陪審團”式的民主投票解紛機制高效化解用戶間的買賣糾葛,極大水平完成了用戶與用戶之間、用戶與平臺之間“共建共治共享”的解紛邏輯和管理理念。閑魚小法庭中的“法庭”不同于傳統意義上的司法審訊形式,而是在處置平臺中的買賣糾葛時,經過為用戶提供“當事人”和“評審員”兩種參與主體身份,間接樹立用戶在平臺中的主人翁認識、培育消費者在網絡空間中的公平正義觀念、完成每個獨立主體的個人權益,如公平買賣權、自主選擇權、線上糾葛的民主參與權與民主決策權等。每件進入閑魚小法庭的買賣糾葛必需以實行平臺用戶的共同認知程度為解紛前提,再經過約請評審員用戶執行以17人投票9勝制的陪審團決策機制做出公正民主的裁判結果。閑魚小法庭的陪審團式ODR充沛詮釋了“多方參與”“公正民主”“高效透明”“平臺自治”的非訴解紛特性,也證明了非司法ODR有效化解涉網糾葛的可行性與高效性,更為我國非司法ODR的創新與理論提供了具有參考意義的解紛經歷。

      互聯網平臺為非司法ODR提供技術支持。我國“互聯網+”戰略請求提出,要鼎力推行現代信息技術在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中的運用。閑魚小法庭的技術研發與解紛效果可以契合國度層面的戰略開展請求,充沛展示了互聯網平臺對非訴訟糾葛處理機制創新開展的技術支持,且有效完成了互聯網應用技術對平臺內部矛盾糾葛的自治能效。閑魚平臺依托信息技術的虛擬性和高效性,勝利開發集異步解紛流程和陪審團式ODR于一體的解紛程序架構,打通平臺用戶與平臺管理的層級落差和空間壁壘,讓更多用戶有時機飾演“獬豸”或“蒙眼女神”的正義使者形象匡扶正義,建構出具有公平、正義、調和、高效等解紛特性的平臺自治形式。閑魚小法庭的陪審團式ODR僅能代表我國非司法ODR中具有“互聯網民主”特性的平臺自治型解紛機制。為了盡早地建成系統完善、規則公正、流程明晰、操作簡單的非司法ODR管理體系,我國應當鼓舞網民積極參與非司法ODR的理論與探究工作,經過大量的參與式察看發現問題、剖析問題、處理問題,進一步激起互聯網平臺與非司法ODR的技術交融與形式創新。

      二、我國非司法ODR的三重維度的適用剖析

      當前互聯網經濟環境下,越來越多的企業與個人用戶在電子商務中扮演著買家與賣家的雙重主體身份,這使得互聯網買賣中大量涌現出標的金額較小、矛盾糾葛簡單、用戶身處異地、請求快速處置、請求便利處理等特征的B2C和C2C民事糾葛案件。假如將此類線上糾葛全部訴諸傳統的線下法院或互聯網法院來審理,勢必會占用大量珍貴的司法資源,嚴重消耗當事人的時間本錢和經濟本錢,違犯買賣本錢理論的效益論思想。因而,我國應當積極增強非司法ODR的理論深度研討和理論廣度探究,重點彰顯非司法ODR對“人民大眾、審訊機關、社會整體”三重維度的效益優勢,從而促進我國非司法ODR與司法ODR的協同創新與互補共進。

      (一)個人維度:人民大眾的主體非訴效益

      1. 尊重當事人意義自治準繩,提供“7×24小時”的陽光效勞

      非司法ODR作為被動式介入的解紛機制,充沛尊重當事人的意義自治準繩,真正滿足糾葛用戶“7×24小時”全天候的解紛申請與機制介入。依托互聯網技術優勢,非司法ODR為用戶完成了僅需一部手機或者一臺電腦等挪動終端設備就能夠完成整個解紛流程的便利需求。非司法ODR真正協助了身處異地的糾葛人員和調解人員能夠愈加便當快捷地介入同一解紛平臺,順利展開同步或異步的非訴解紛流程。整個解紛流程中,雙方當事人均能夠完成直接上傳與糾葛相關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等多種電子化信息;雙方當事人上傳的一切信息及數據均可完成陽光保管與留痕備用,便于后期輔佐調解員、仲裁員或者司法審訊機關對舉證素材的查詢與調取工作。

      閑魚小法庭同樣以尊重用戶意義自治為前提根底,充沛發揮用戶在平臺中停止商事買賣的自主選擇權和公平買賣權。只要當用戶遇到買賣糾葛并主動申請“客服介入”時,閑魚小法庭才會正式介入買賣雙方的買賣糾葛中,為用戶提供24小時不連續的無償解紛效勞。閑魚小法庭一經介入,買賣雙方需求在“開庭”前72小時內,以交替式的留言“舉證”方式上傳有關買賣糾葛的描繪性文字和相關性圖片。一切上傳的信息和數據將不斷保存在小法庭的解紛機制中,為評審員和仲裁員充沛理解糾葛詳情并做出個人最終評判提供最直接有效的裁判根據。

      2. 開展多元線上解紛形式,防止糾葛形成“二次傷害”

      當前,最具非司法ODR特性的解紛形式包括在線協商、在線調解和在線仲裁三類。之所以非司法ODR具有多種應用方式,是由于沒有單一的一種ODR類型足以處理一切網絡民事糾葛[17]。依據不同的糾葛情節而言,非司法ODR也能靈敏搭配出最具質效的組合型解紛形式。非司法ODR能夠將雙方的溝通內容和溝通方式轉化為平淡無聲的文字,抑或是經過調解員的技術操作完成雙方當事人同步或異步的在線文字或視頻溝通,間接地防止因雙方當事人見面而產生額外的影響要素致使雙方的糾葛遭到“二次傷害”難以化解。關于企業間的糾葛而言,非司法ODR更能突顯其防止糾葛“二次傷害”的絕對優勢?;诜撬痉∣DR的解紛流程能夠保證糾葛雙方的信息隱私性,有效防止因司法審訊的公開性以及社會言論的傳播性對企業的聲譽及市場效益帶來不可預測的“二次傷害”,也進一步突顯了非司法ODR不只能夠高效便利地化解小額糾葛,也能夠完成對標的額較大的民事案件提供對立性小、傷害性小、損失性小的化解之道。

      閑魚小法庭陪審團式ODR的創新解紛方式,有效完成了平臺自治、公正民主、多方參與的“三共”管理格局。經過賦予“評審員”用戶在互聯網環境中的民主參與與民主決策權益,培育平臺用戶更具義務感、任務感和正義感的主人翁認識。閑魚小法庭在整個解紛流程中只為糾葛當事人提供以文字和圖片為介質的在線異步協商解紛形式,盡可能地防止因雙方的消極心情或言語抵觸等額外要素招致糾葛再次惡化,免去對用戶或平臺形成不可逆的矛盾抵觸及負面影響。當用戶對閑魚小法庭的民主裁判結果產生異議時,平臺會為用戶提供一次珍貴的在線仲裁時機,即經過平臺中的“閑魚效勞社”與人工客服申請維權“申述”,且裁判結果具有結局性。

      3. 享用低本錢高收益的非訴效益,完成非司法ODR的信息資源共享

      相較于傳統司法審訊的投入本錢和訴訟周期來說,非司法ODR經過降低解紛本錢、突破空間壁壘、維護個人權益等方式多維度提升糾葛當事人的非訴效益[19],完成以“本錢最小化、效益最大化”為中心理念的惠民解紛機制。換言之,非司法ODR的應用不只能夠在空間和時間雙重維度上為當事人儉省昂揚的律師費、訴訟費;異地糾葛或訴訟期間產生的額外交通費、住宿費;個人所投入的不可計量的時間、精神等個人本錢;還可在更短的時間周期內化解矛盾糾葛,為當事人爭取到昂揚的時機本錢以到達“低本錢高收益”的經濟效益形式。同時,非司法ODR更易于發揮互聯網全球化的信息資源聯通優勢。經過整合全球范圍內的人力資源戰爭臺資源搭建數據庫,為世界各地的解紛提請者提供其糾葛范疇內富有資深經歷的國內外專家、調解員或仲裁員停止專業化與精準化的線上解紛效勞。因而,非司法ODR既能真正完成為跨空間、跨國界、跨地域的糾葛人員提供線上化的高效解紛效勞,還能間接輔佐司法機關處理異地糾葛難辦理的理想難題。

      閑魚小法庭陪審團式ODR的應用本錢極低。用戶僅需一部手機即可免費完成整個解紛流程,而且每起用戶間的買賣糾葛均被控制在96小時內完成解紛,真正突顯出非司法ODR在化解涉網糾葛時的優勢所在。相較于傳統的訴訟程序,閑魚小法庭不只為雙方當事人全面省去了訴訟費、交通費、律師費等額外的訴訟本錢,完成了糾葛“零破費”的解紛本錢,還高效發揮了互聯網媒介的在線與聯通功用,在極大水平上縮短了個案的解紛周期、處理了異地糾葛處置慢的難題。由此可見,閑魚小法庭在電商平臺內的理論與應用不只為糾葛用戶提供了一種“短平快”(短周期、平臺內、快處置)的解紛機制來完成當事人的利益最大化,還能高效發揮平臺內部“共建共治共享”的管理格局作用,加快完成“線上糾葛線上處理”的互聯網管理體系目的。

      (二)組織維度:審訊機關的資源配置優化

      1. 增強訴前分流的引導機制能效,輔助提升司法審訊的公信力

      關于審訊機關來說,非司法ODR經過分流訴訟壓力、緩解資源緊缺、構建多元渠道等方式間接提升法院的審訊質量與效率,并有效促進司法公正和司法公信力的整體提升。非司法ODR的理論與應用積極照應案件繁簡分流的變革目的,防止因問題簡單、范圍繁多的涉網糾葛占用過多珍貴的司法資源,或因“案多人少”而招致“訴訟爆炸”或“訴訟延遲”的境況發作。同理,非司法ODR的分流效能為人民法院提供了更多的時機本錢。審訊機關能夠充沛發揮時機本錢的作用與能效,為曾經進入到司法訴訟程序的糾葛案件提供更高效、更優質、更專業的司法效勞,以高質量、高效率、高稱心度的審訊結果效勞廣闊人民,維護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努力讓人民大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遭到公平正義。

      閑魚小法庭在絕大水平上完成了單一平臺內部糾葛的源頭管理。經過不時完善平臺自治的解紛機制,盡可能地完成平臺內的一切買賣糾葛均能公平公正且高效合理地化解在平臺內部,防止因龐大的涉網買賣糾葛量移步到司法ODR中,占用過多珍貴的司法資源,加劇司法審訊機關案件遞增、審訊效率下滑及當事人訴累等消極影響。在我國電子商務環境中,還存在著與閑魚小法庭同樣具有平臺自治屬性和解紛才能的非司法ODR多元形式。每個獨具解紛特征的非司法ODR都應當不時地強化各自解紛機制中的設計邏輯、解紛理念和執行效能,充沛發揮非司法ODR對互聯網糾葛的源頭管理作用,以及對司法ODR的功用互補作用。讓“平臺自治”和“源頭管理”理念成為我國網民首選優選的互聯網解紛思想和解紛方式,進一步完成我國傳統無訟文化、禮治文化、調和文化在互聯網環境下的傳承與表現。

      2. 探究網絡管理的新技術與新規則,助力我國互聯網司法的變革

      非司法ODR的創新開展不只是為理解決互聯網內部的矛盾與糾葛,其還在積極承當著探究我國網絡管理新途徑與新形式的“先遣軍”任務?;诋斍皡^塊鏈、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的深度研討,我國互聯網環境時辰都在面臨著新的問題與應戰,觸及新興技術的網絡糾葛自然成為史無前例的科技難題。正是處在這“網絡法治的灰度”[21]階段,才需求更多始于民間的、非官方的、非司法的ODR來全方位地探究與發現更契合我國互聯網管理的有效形式與有效機制。探究的過程必然存在勝利與失敗,也正是基于非司法ODR的多元性、靈敏性和創新性,才干在最大水平上突顯其“證偽”能效。最終可以經過我國互聯網環境的甄別而持續運營運轉的非司法ODR,才是最契合我國互聯網管理的優選形式,更能為我國互聯網司法的現代化開展提供更具創新性、針對性和高效性的脈絡基石,真正發揮非司法ODR立足國情實踐、緊扣大眾等待、引領將來司法的先遣效果。

      閑魚小法庭作為“先遣軍”中的一員,以探究互聯網民主為中心要義,秉承人民當家作主的決策性價值追求,全面發揮閑魚平臺內個體用戶的主體權益。既能讓每位用戶以“買家”或“賣家”身份親身閱歷互聯網環境下的公平買賣,又能讓其以“評審員”身份切身行使買賣糾葛的正義評判。經過長期積聚的理論經歷發現,其陪審團式ODR是能夠有效化解絕大多數的平臺內部買賣糾葛,能夠深度檢驗互聯網環境下的民主正義觀念,還能夠高效證成非司法ODR對互聯網司法經歷規則、制度形式和實體建樹的探究要義。

      (三)社會維度:多元糾葛的非訴福祉建立

      1. 應用互聯網大數據的易采集性特征,解析我國非司法ODR的開展態勢

      基于互聯網應用技術的數據易采集特性,凡經過非司法ODR處理的糾葛案件均可對其數據信息停止數量化、類型化和渠道化的綜合性統計和趨向性剖析。換言之,非司法ODR在發揮其解紛功用的同時,還可借助大數據的留痕功用,全面地統計由其程序處理的各省、市、縣、鄉、村范圍內的矛盾糾葛數量、類型范疇、標的額大小、糾葛所在地等細致狀況。再借助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ODR背后的數據能夠輕松地經過量化統計解析出我國當前涉網糾葛的開展趨向和突出的矛盾樣態;還能夠根據不同形式的非司法ODR解紛狀況,剖析并總結出一套具有明細化的“涉網矛盾糾葛類型———非司法ODR解紛形式”經歷性參考體系,為將來更多的非司法ODR組織機構提供一套精準、高效且契合我國互聯網管理形式的參考性倡議基準,以整體提升非司法ODR在我國理論應用中的公平執行規范與正義解紛效能。

      閑魚小法庭積極響應互聯網信息采集工作,嚴厲請求平臺內的買賣用戶停止實名認證,增強平臺內、用戶間買賣的平安保證功用。實名認證功用從基本上保證了用戶的主體真實性,讓每筆線上買賣不再是互聯網昵稱之間的虛擬買賣,而是理想生活中兩位獨立主體真實買賣的線上化表現方式。實名認證功用能夠更好地發揮互聯網大數據的易采集、易整合、易剖析、易存儲等功用,讓平臺與用戶更精準地控制每個獨立主體的運用習氣、買賣評價及個人信譽等信息數據,從而增強用戶之間的理解與信任,減少個人賣家應用互聯網的虛擬性停止網絡詐騙等不法買賣行為,進而加快構建綠色、公益、調和、友善的互聯網買賣環境。

      2. 秉承便民利民惠民的信息化建立理念,完成解紛思想的現代化范式轉變

      非司法ODR的建立初衷是依托信息化與現代化技術手腕為廣闊人民提供愈加高效便利的解紛形式。但是,隨著非司法ODR在我國不時地創新與完善,逐步顯現出更多便民利民惠民的解紛優勢。首先,非司法ODR的介入請求降低了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的準入門檻。當事人免去了訴諸司法審訊的煩瑣與嚴謹,省去了傳統調解的物理流程;直接借助互聯網解紛平臺提供的ODR效勞就能輕松完成矛盾糾葛的及時化解,讓糾葛當事人再次發現了一條更易于通往維護個人合法權益的正義道路。其次,非司法ODR的探究創制拉近了網民與國度管理體系的縱向間隔。網民行為與國度管理看似相距甚遠,實踐近在天涯。非司法ODR作為我國司法體制綜合配套變革的經歷前提和執行參照,其規則、制度和形式的擬定與施行均需求積聚龐大的網民參與行為才干完成穩步推進與逐漸完善;更是基于每個獨立的行為主體經過一次次的參與察看式探究,才干培養更契合我國國情的現代化管理形式和管理體系。因而,非司法ODR高效便利的解紛形式背后,映射出的是我國網民對國度管理體系探究的萬眾一心與默默貢獻。最后,非司法ODR的創新理論促進了網民化解糾葛的思想范式轉變。從婉轉調和的無訟思想到權威法定的審訊思想,是社會、經濟、文化的高速開展不時影響著多數人在處理矛盾糾葛時的思想方式轉變。同理,非司法ODR的多元形式與理論應用讓我國網民開辟了信息化與現代化技術下解紛思想的范式維度,既可了解為依托互聯網應用技術完成私力救濟(或公力救濟)處理線上、線下矛盾糾葛的非司法ODR(或司法ODR)思想范式,也可了解為依托互聯網應用技術完成矛盾糾葛源頭管理的ODR思想范式。該思想范式的轉變可以積極順應時期的開展形勢,有效實行現代化的管理形式,充沛促成矛盾糾葛的源頭管理,進而加快推進便民利民惠民政策成為完成“線上糾葛線上處理”互聯網管理愿景的有效支撐。

      閑魚小法庭同樣以一種便民利民惠民的非司法ODR形式間接地發揮著轉變用戶化解矛盾糾葛思想范式的輔助作用。閑魚小法庭從用戶最根底的線上買賣行為動身,把化解用戶間的買賣糾葛作為主要抓手,將陪審團民主特性融入非司法ODR的設計理念和解紛邏輯。再經過為用戶搭建“線上糾葛線上處理”的解紛機制,培育用戶養成優先運用非司法ODR的解紛習氣,產生化解線上糾葛的平臺自治思想,并逐漸提升用戶對非司法ODR的認知、承受和信任水平,努力讓平臺內的一切買賣糾葛都完成內部化解、推進用戶“指間解紛”的功用開展和理論效果,從而間接促進非司法ODR成為轉變網民解紛思想的中心內容。

      三、我國非司法ODR的完善途徑

      在互聯網管理體系中,非司法ODR的呈現不只拓展了ADR依托互聯網思想和信息化技術后的理論創新與理論創新,而且發揮了非司法ODR在管理網絡糾葛中的優勢作用,真正完成了“以網治網”和“線上糾葛線上處理”的現代化管理形式與源頭化解紛理念。我國非司法ODR的理論與應用曾經在網絡空間中有效構成具有民間性、自治性、高效性的解紛思想和管理形式[22],逐漸讓網民逼真感悟到非司法ODR從便利與高效功用屬性到公平與正義價值屬性的開展進路,更為“不時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妙生活需求,不時促進社會公平正義,構成有效的社會管理和良好的社會次序,使人民取得感、幸福感、平安感愈加充實、更有保證、更可持續”(7)的理想愿景打下堅實的現代化管理根底。

      固然非司法ODR在化解互聯網矛盾糾葛、維護網絡用戶合法權益、完成公民權益救濟時,能充沛發揮司法審訊所不具備的高效性、低廉性、非對立性等解紛優勢。但是,經過參與式察看發現,我國非司法ODR在社會理論與技術應用層面照舊存在著亟須完善的問題弱項。倡議從操作規程視角為非司法ODR的久遠開展提供具有建立性、體系性和創新性的完善途徑,加快完成非司法ODR在我國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體系中的共同解紛作用和高效管理能效,從而提升我國互聯網用戶對非司法ODR的信任水平和應用范圍[23]。

      (一)賦予非司法ODR在立法層面的合理位置

      非司法ODR是基于互聯網環境迅猛開展而自發在民間構成的一種具有針對性、高效性、虛擬性的解紛機制,是網民在互聯網環境中得到權益救濟的一種有效途徑。非司法ODR的程序設計和運轉邏輯充沛表現了平臺自治的技術優勢和源頭管理的解紛共識,但照舊短少國度立法層面的宏觀制度認可和頂層設計建立。往常,互聯網商事買賣行為曾經成為廣闊人民大眾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局部。我國應當及時填補非司法ODR的立法空白,讓非司法ODR被賦予愈加完備的法律標準和愈加專業的技術支持,從而健全完善我國互聯網空間的現代化管理形式和法治化管理程度。因而,倡議公布具有權威性、體系性、統一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線上糾葛處理機制法”,加快促進我國線上糾葛處理機制的完善和施行,為優先選擇線上糾葛處理機制造為化解矛盾糾葛的公民提供強有力的權威支撐和法律保證。假使樹立一部新法的周期相對較長,也可率先補充現存的法律法規內容,以完成我國法律的完好性。例如,經過修正決議的方式,及時對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仲裁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調解法》補充有關ODR的申請程序和執行規則;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平安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維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補充有關ODR的網絡運轉平安和糾葛處理方法等標準性法律條文,使其真正成為我國網民喜愛的、具有合法性意義的正義解紛途徑。

      (二)樹立非司法與司法ODR的銜接機制

      固然非司法ODR能夠充沛發揮其共同的解紛優勢,并在短時間內高效化解龐大數量的涉網糾葛。但在理論中存在局限性。目前,非司法ODR僅能高效化解情節簡單的互聯網小額買賣糾葛,當糾葛觸及金額過大、情節過于復雜或者難以化解時,非司法ODR應主動探究與更具權威性的互聯網法院樹立職責銜接機制。詳細可表現為:第一,非司法ODR應當增強自創互聯網法院管理民商事糾葛的調解機制,嚴密增強非司法ODR與司法ODR的聯合紐帶,推進ODR在我國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中的體系化開展,同步完成非司法ODR對互聯網法院的訴前分流功用。第二,非司法ODR能夠引導糾葛當事人向互聯網法院提起維權訴訟的公力救濟。畢竟化解糾葛是非司法ODR的設計初衷,但不可防止會有其難以處理的糾葛狀況發作。為了更好地維護消費者的個人權益,非司法ODR有義務向用戶引薦更具權威性的審訊機關作為其維護個人權益的司法途徑,從而真正樹立以用戶為中心的ODR效勞理念。第三,非司法ODR應當充沛發揮互聯網大數據的“云存儲”“區塊鏈”等現代化技術手腕,讓一切上傳到互聯網中的文字、圖片、語音、視頻等信息數據得到持久保管,同時防止數據被用戶雙方面竄改或刪除,完成真正意義上的“數字正義”[24]?;诖?,當糾葛用戶需求解紛平臺為其提供具有合法性的有效證據時,非司法ODR平臺可以及時為用戶或法院調取并提供觸及用戶糾葛的有效電子證據[25],助力完善用戶維權的信息化功用建立。

      (三)樹立非司法ODR解紛人員的職業標準制度

      非司法ODR在化解糾葛時既要充沛發揮技術上的優勢,更要嚴厲管了解紛人員的職業道德標準規范。解紛人員的專業根底、技藝培訓以及化解糾葛的才能表現,都將直接影響非司法ODR在當事人心中的印象和位置,或間接影響非司法ODR在我國多元化糾葛處理機制中的開展潛力和趨向。嚴厲管了解紛人員的職業行為標準只是完善非司法ODR專業化開展進程的根底工作。只要將優質的解紛效勞與專業的技術流程相分離,才干整體提升當事人對非司法ODR的信任水平,逐漸完成非司法ODR在我國互聯網管理形式下的體系化建立。因而,非司法ODR只要不時地進步與當事人做直接溝通的解紛人員的入職規范、專業才能和職業素養,才干為互聯網用戶提供愈加優質、高效、稱心的解紛效勞,也讓糾葛當事人真正感遭到非司法ODR的公平與正義。關于解紛人員選拔之前的規范,非司法ODR平臺應在調查其教育背景和工作閱歷作為評判個人素養和才能程度的同時,更應當把其能否具有公平正義的法律思想、法律認識、法律修養作為更高的基準程度。讓每一位名不虛傳的解紛人員真正展示出技術應用層面所不能及的個人內在優勢,打造互聯網環境中具有“高素質高規范高效率”特性的非司法ODR隊伍建立。關于解紛人員選拔之后的規范,非司法ODR平臺應同期制定考核機制與鼓勵機制??己伺c鼓勵既是為了增強每位解紛人員對因社會開展和科技進步而產生的新型矛盾糾葛的認知才能、順應才能和化解才能的全面審視,更是為了保證公平與正義在應對新型矛盾糾葛時的敏理性、積極性和合理性,真正發揮人才隊伍在化解矛盾糾葛時的一線作用。

      (四)健全非司法ODR對網民數據的隱私維護機制

      信息化與現代化技術為非司法ODR的創新開展提供了充分的技術支持和運營保證,讓廣闊用戶親身感遭到非司法ODR共同解紛優勢的同時,又探究發現了一條通往“接近正義”的線上之路。但是,為了完成線上之路的公平與正義,每個解紛用戶必需優先恪守“告知同意準繩”,假使用戶不同意實行平臺“用戶協議”內容,即不可正常運用其功用及效勞。由此可見,每個用戶需求將本人的個人數據和互聯網行為全面地呈現給應用平臺,作為化解矛盾糾葛的必要條件和前提代價。正是基于用戶對平臺的信任與拜托,非司法ODR平臺更應當增強對用戶數據的平安采集流程和平安加密存儲,更要嚴厲設定程序運轉方和技術提供方對用戶數據的運用權限劃分,完成內部管控與外部防御相分離,全面保證用戶數據的隱私維護工作,讓每位用戶都能對非司法ODR平臺所提供的解紛效勞感到激烈的平安感與信任感。因而,倡議加快建立網民數據在非司法ODR平臺中的雙重受權機制,即平臺無權雙方面地查詢或調取獨立用戶的個人隱私數據,只要同步取得用戶的個人受權后才干顯現用戶在平臺內部的信息與數據。雙重受權機制可以完成平臺對用戶數據提供愈加嚴厲的隱私維護,緩解用戶對平臺竊取及濫用用戶數據的擔憂與憂慮,進步非司法ODR在化解用戶糾葛時的隱私性和失密性,順應更多逼真關注隱私維護的解紛需求,使雙重受權機制真正成為非司法ODR在完成“數字正義”道路上的又一助推器。

      (五)完善非司法ODR結果的司法確認制度

      從法律層面思索,即便非司法ODR可以處理數以萬計的涉網糾葛,但是其最終結果暫且不具有法律效能,存在處理不徹底的理想問題;也會使小局部糾葛當事人因而而回絕執行或違背解紛協議請求,進而忽視非司法ODR的理論成果、妨害非司法ODR的體系建立。因而,我國應當及時補充非司法ODR的司法確認制度,賦予非司法ODR法律認同,做到從糾葛源頭真正地化解糾葛,減少糾葛再次回流到司法訴訟的狀況發作。非司法ODR司法確認制度的設立既是對當事人權益救濟的最直接保證,也是對非司法ODR解紛范圍和執行效能的價值認可,更是對訴訟與非訴訟糾葛處理機制之間共建閉環管理的制度創新。因而,我國應當加快建立從互聯網用戶到非司法ODR平臺、從非司法ODR平臺到基層法院、從基層法院再到互聯網用戶的司法確認閉環形式。經過促進司法確認制度在互聯網技術下的信息化建立和現代化開展,逐漸完成非司法ODR平臺對用戶解紛后的司法確認提高工作,讓用戶知曉司法確認制度對其個人權益的法律維護;逐漸建成互聯網用戶對基層法院尋求司法確認的裁定途徑,讓基層法院分離互聯網技術開辟線上與線下并行的司法確認形式;逐漸構成基層法院對非司法ODR平臺展開司法確認制度的前期指導聯開工作,讓非司法ODR平臺明白并完善其化解矛盾糾葛的專業化效勞流程和標準化制度建立,進一步突顯非司法ODR在我國管理體系和管理才能現代化中的先進性和優越性。

      四、結語

      互聯網法院的勝利設立為我國互聯網經濟的高速開展提供了堅實牢靠的司法權威保證,進一步推進了我國網民在互聯網環境中的誠信體系建立。但是,單一憑仗司法系統內部的ODR來處理我國飛速增長的涉網糾葛是完整不夠的。因而,在積極開辟司法ODR創新理論的同時,更要鼓舞民間非司法ODR的協同開展,共同以完善和推進我國ODR管理體系和管理才能現代化為中心目的,協力創制具有“中國聰慧”的現代化管理形式。

      非司法ODR的創新與理論,既傳承了我國歷史傳統的無訟、調和、禮治等文化內涵,又融會了互聯網思想的求真、開放、協作等科技肉體,真正順應了時期開展的迫切需求,開辟了具有網絡空間自治的現代化非訴管理形式,躲避了公權利因司法資源緊缺而影響其公信力與執行力建立的理想難題,真正為我國網民開拓了一條通向“數字正義”的科技道路。閑魚小法庭,作為我國非司法ODR中具有鮮明“互聯網民主”解紛特征的陪審團式ODR,以其無償性、高效性、自治性等解紛優勢,精準地展示了具有“多方參與”“公正民主”“高效透明”“平臺自治”的理想型管理形式。閑魚小法庭陪審團式ODR的創新理論真正完成了高效化解涉網糾葛的平臺自治形式,勝利照應了“線上糾葛線上處理”的ODR管理愿景,有效證成了非司法ODR成為推進新時期國度管理體系和管理才能現代化建立的新穎血液和重生力氣,更為非司法ODR的全球化開展提供了高效可行的“中國計劃”。